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对外交流 > 游学天下


见闻加拿大——2018世纪英才加拿大游学团纪实(一)



王周、王玲


2018-08-17


今日初至加拿大,温哥华,气候怡人,风景秀丽,远处山脉隐于迷雾之中,翠叶隐隐,真如神仙之境。

坐公交去码头渡口,有两处胜景让我心中向往,第一处家家绿树篱笆,在某处有一狭缝,此大约即是门了,此境到市中心的森林公园时便至登峰造极了,整个城市被百年的松柏香味包围,我是心醉神怡了。

第二处“养苔”,以前读书,说日本有一寺院专门养苔,成为一处文化积淀胜境,为养苔此寺每年只允许十三四人进去参观,因为人生气太过,苔则不易生长,而此地却是奇怪,路边绿化树上竟然也能生苔。据当地人说,如果进入市中心的原始森林中,苔生的更丰满,边说边想此处之美不仅是松柏之香,更有时间的文化积淀。

接待先生说此处人的生活节奏慢,慢到一段二三公里的人行道也要二到三年才行。国内类似事情只用几周就能完成。效率有了,我们的树呢?我们的苔呢?我们的生命状态呢?路上一个学生问我:“加拿大人来到中国是为了什么呢?”我说:“我们的文化。”可,我们的文化还剩些什么呢?

——周天组合    


今日初致营地,手机上交后,孩子们开始观察身边的事物了,从集中的室内走到室外,观察自然的景色,首先引起他们注意的是营地门口的枯木残留,我们一起手拉手,用我们的身体去测量、感受了她的沧桑,八个男孩都不能合抱!蕴藏了多少时间的积淀?百年!抑或数百年不止!今天这数百年的岁月就在我们眼前,就在我们怀中,肌肤想触,气息相接。孩子们似乎被她给吓着了,虽然她只剩下最下面的一节,可她的威严尚在!我们短暂沉默后用惊叹的语气聊着她,聊着身体丈量来的长度与厚度,也许我们的长度与厚度也在慢慢的发生着不自觉的改变!

正在我们惊叹的时候,有个孩子说:“看那枯木上面是什么?发芽了?”我们又一次凑前细细观察,上面断面上长出了三棵不知名的灌木,并且接了红红的果实,他们在哪里安了家,结了果。再细看,丰满的苔、嫩嫩的蕨、偷偷的菌……。孩子们说不出那种细细观察后的感受,可那副画面会印入其心间,如果有一日机缘忽致,他要思考人生与生命的意义时,这幅充满哲理的画卷或许会是他明悟的关键所在,自此了悟自我的关键---找到适合自我完成的生命形式!

午时,入营仪式开始,二百与孩子与数目不详的教师,席地呈弧形坐于草上,四周古木参天,一片寂然,此时我的嗅觉与触觉重归身体,淡淡的草木香气,轻轻呢喃风语与抚触,让我头皮发麻、大脑清明而沉静,心中明白人生发展中的必有一课---归于自然之怀,确认自己的身份。究其方法而言,唯有真正置身自然之中,用眼观、用鼻嗅、用耳听、用皮肤抚摸、用心灵融合!期盼孩子们每一天的林中漫步!

下午孩子们各自归队,未曾想我俩先一步去森林体验,湿润、肥美的土壤孕育出诸多植物,有挺拔如举天之剑的古树,有唯剩残枝斜依的朽木与附身于曾经高大身躯的苔、菌与蕨,前者或许示人以高大丰满,后者抑或有卑劣微小之嫌,可这片森林中如果少了任何一种生命形态都将会失去自己的勃勃生机,失去自己的丰满,生命形态本应该是丰富多姿的,他既可以高大威猛,也可以弱小无比,只有各自完成自己方能展现出生命之美!反看今天所处的教育生态,人人欲求成龙凤,能成虽好,可没了自我的龙凤还是真正意义上的龙凤吗?我们失去自己的大森林,难道人生的思考也将逝去吗?或许教育之道皆在此处!

——王周  

  

早晨第一站是水上运动,初致的第一感觉是美,海水澄清可见底部沙粒,微浪叠叠,远处山峦茫茫中映出朝阳的神采,一两声海鸟啼鸣自微风中飘来。一阵童声打破心境,随转过几株古木,踏上木质栈道,寻声而至,一个长40米宽20米的小码头出现在视野中,四周是各种用于运动的船只,有快艇、单人与双人皮划艇、帆船、似龙舟(我不知道名字),中间是由四侧漂浮栈道围成的泳池,池中水就是流动的海水,而声音就来发自此处,原来有四个加拿大女童在玩跳水的游戏,一脸的开心,我伸手试了试水,温度不是很柔和,能够激起我大脑的不适感,可四个小女孩却是一身的兴奋,看着并不算雅观的泳姿,我心中在想,这些小丫头为什么能视这不适如无物呢?正在想着呢,有一队大一些的孩子走来,最前面是一个手持木棒的男人,他正与身边的同事聊天,后面的孩子自由的跟从着,有打闹的,有张望的,有聊天的,说话间就来到眼前,短暂的强调安全、换泳衣,扑通扑通下水去了,我一下就明白了,对于我不适的温度其实是这些孩子的生活,他们的身体早就适应了。而我呢?只是偶尔来了一次,偶尔伸手试了一下而已,这样的生活不属于我。回想起我对自己学生的鼓励,我忽然有一种想法,我视为勇气的行为,于人家而言或许就是平常生活。心中一阵不适,我为人父,亦为人师,我们需要为孩子们营建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呢?(实质是我们要塑造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接着发生一件事,一个北京的女孩因想家拒绝去上课,一直在哭泣(下午又有一例),此时我就在想,为什么加方的孩子们就不这样任性呢?单单就因为他们在自己的国家?我想不尽然!脑海中又想起第一天入营时看到的那个画面:一个六七岁(可能还小)的日本小姑娘满脸痛苦的一截一截挪自己的行李箱,挪下一个台阶,长长的舒一口气,可一看自己的行李箱小脸马上就苦下来,刚想去帮她,灌木后面穿出一串音符,不明白意思,只知是日语,我走前几步,一个日本中年女性就站在那里静心的看着那个小姑娘往下挪!

今日把他们都连在一起,我不紧要说:“我们回去后到底要给孩子们营建一个什么样的生活呢?还是空调、手机?”


——王周  

  

今日锦飞、昊田、泽通三人随队外出三天(条件更简单的校区),真正把自己置身于原野当中了(营地为安全保障一位学生配一个学生),这将是一次了不起的探索之旅,我不知道他们会遇到什么,发现什么。一切都是未知的、新奇的。我站在海岸上为三位探险者壮行,望着渐行渐远的身影,胸中忽然有一种很复杂的情绪涌出,他夹杂着悲壮、孤独、高兴与欣慰,说不清楚的,一种分享的欲望越来越强,他们的父母当是最好的朋友了,与我跨越重洋一起见证孩子们的成长,随任性一把---打扰他们吧!前后应该是录了四次吧,每一次都是一次新的思考,最后一次是从树隙中找到他们远去的身影。此时忽然明白复杂心情的由来,表述如下。

第一,这些年幼生命的远离身影,让我明白我明白无论我们有多么不舍,他们终将有一日都要独立面对自己的生活,那时心境如同孤身立于荒野之中,无依无靠,故心生悲壮之感,悲于荒野中的孤独,壮于孤独中的奋力一搏,为自己搏出一个生机,搏出一个自我的意义。所以由此我们必须慎重去思考人的动物性(兽性),那是人成长的根源之一,而我们现在的过度保护让我们与自然远离,这让我们自己跟孩子都把自己的本源之物丢掉了,把人的动物性简单的与不好挂起勾来,更有甚者会认为动物性就是繁殖,在人就是性,我觉得这真的很是愚蠢,今天我似乎意识到动物性中更重要的部分——奋力一搏的那种气魄,就如《斯巴达三百勇士》的含义。此次回归原始自然生境中或许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在山风中,在海浪声中,在与古木的朝夕相处中,在鸟鱼的啼鸣中,在身体的疲劳中……,他们可能会真的完成一次与自我的对话,完成一次对自我的发现。由此我生出一份高兴与欣慰的心!心中默念 all is well(一路顺风,刚学的,这几天还给老师英语正在逐步回来了,真是:“no use no study learn”--不知道合不合语法,但老外能明白)转身入林深处!


——王周  

  

小岛的上空今天出现了少有的轻微雾霾,于是今天的主题活动就集中在了“Land”(陆地活动)。孩子们共同体验了High ropes(高空绳索)的惊险和刺激,挑战了无数个不可能;森林徒步,让孩子们真正远离手机游戏,投入到大自然中,发现大自然之美,与自然对话,倾听大自然的声音。射箭活动中孩子们掌握了技巧、考验了耐性。接下来的几天里将会通过大比拼来检验孩子们的射箭本领。奔跑吧,少年!

——王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