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太阳湖 > 教师作品


女儿得了湿疹以后



外事办 杨梓文


2020-10-30


疫情下的妇幼保健院,依然人头攒动

2020年2月7日,当全国笼罩在新冠病毒的恐惧之中时,我和妻子被迫带着体无完肤的女儿走进了妇幼保健院。

我不知道这糟糕的雾霾天气是否是女儿湿疹的罪魁祸首,但是冒着雾霾和疫情出门已经是我们最后的选择。我们在医院门口经历了繁琐的进院步骤--健康码、测温度、全身消毒,折腾了二十分钟才进去,能看得出这严峻的形势让每一个人的神经都紧绷着。

这所新建的医院位于城市最西侧,设施一流但似乎还没有人气,一楼大厅的寂静与我们匆匆的脚步声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抬头仰视这座类似水母的建筑,阳光顺着顶部的透明玻璃直接穿击进来,把白色的大厅映射成了暖色调。

经过一楼的缴费区,我们直奔二楼门诊区域,远远地就能听到嘈杂的人群声音。

我没想到等号的人居然很多,大家抱着孩子保持着安全距离,但彼此眼神交汇时仿佛都在感叹着对方的勇气,毕竟如果没有被逼上绝路,谁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医院。

有的孩子头上贴着白色的退热贴,有的孩子胳膊被拉起来,看样子刚刚打过点滴。大人们大多像我和妻子一样,眼神中带着警觉,也带着无助。

取上号牌,我们走到了人群最边上的长椅旁,妻子一下瘫倒下来,眼睛出神的望向墙角,目光呆滞、面无表情。

我能切身体会她的绝望心情,我知道疫情和孩子的病把她折磨的不轻。我右手抱着孩子,左手穿过她的长发搭到她的肩膀上轻轻抚着,跟她说马上就要看到专业医生了,我们的孩子很快就要好了。虽然我心里也没底,但是这一刻我只想为她打气。

湿疹让家人饱受折磨,爸爸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自孩子三个月开始,全身起红疙瘩,皮肤溃烂,瘙痒难忍,一到晚上更加痛苦难耐,想睡又浑身难受,所以夜夜哭到天亮。

我们一边要担心她的皮肤溃烂,一边又担心睡眠不够会导致她的智力发育出现严重问题,外面的病毒和家里的湿疹像是压在我们胸口的大石头,每天都让我们喘不过气。

我和妻子每天饱受精神折磨,看着女儿的皮肤心疼到不行。我们也尝试了所有网络偏方,各种乳膏、擦剂统统试了一遍;也去药店拿过中药,但各种尝试依然无效。

湿疹最开始从她的后背和腹部发起,然后开始向脸和大腿延伸,从一开始轻微红肿到溃烂再到化脓、结痂,我们看着女儿被病魔侵蚀却束手无策,初为人父母,慌张和焦虑让我们夫妻二人惶惶不可终日。

“老公,咱们女儿到底该怎么办啊!” 这是妻子今天第五次问我这个问题。

我没有回答妻子,沉默低头看着六个月大的女儿,她全身溃烂、体无完肤的躺在我怀里,纯净天真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在探寻我在苦恼什么。

我强挤出一抹微笑,嘟着嘴巴假装跟她亲亲哄她,女儿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眨着,长长的睫毛像刷子一样。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女儿好起来,我告诉女儿:别怕,爸爸一会就带你去看最厉害的医生叔叔,让宝宝的病赶快好!

相信专业,正规医院永远是最好的选择

经过漫长等待,护士领我们走进了诊疗间,一个全副武装的大夫坐在桌子后面正写着什么。他抬头看了一眼孩子,挥挥手让我们坐下。

“把孩子的衣服脱下来。”医生要求道。

我们立马把孩子最严重的部位展示出来,这揭伤疤似的要求让女儿全身红褐色的斑点和红肿区块一览无遗。尽管我和妻子已经看过很多次,但每次都像针扎一般刺痛双眼。

“哦,这么严重。”医生扶着眼镜抻着脖子看着,口中念念有词。

我和妻子都没有答话,像是在等待最终宣判的两个犯人,只求医生判得轻一点。

看了半晌,他坐下来开始在病历上奋笔疾书,周围的空气仿佛停滞住了,只有哗哗的写字声音。他抬头看看孩子,又添上几笔,我的心随着他的笔触一跳一跳,无休无止。

终于,他写完了,但我认不出任何字迹,只见他抬头对我说“她这就是湿疹哈,先去查一个过敏源,然后去拿上这个带激素的药膏,一天抹三天,摸几天管事了就停药。可以了。”我们刚要问问题,他摆手让我们出去,好像出了门孩子自己就会痊愈。

 我回头看看妻子没说话,径直走出了诊室直奔取药处,内心不断的祷告希望这药可以对孩子有效果,因为经历过这多次的尝试,如果这次还不行,我和她妈妈真的支撑不下去了。

绝处逢生的快乐,经历过才能体会

“没错就是这个药,网上都说它很灵。”妻子看到药瓶后惊呼起来。

“复方硝酸咪康唑乳膏”,这就是那个她找了几个月的“神药”,据说抹上没有不灵的,但因为是激素药膏,我们一直没敢尝试。我看着这个乳白色的小药瓶疑惑满满,这个真的会比其他的药品管用吗?

当天晚上,我们在给宝宝洗澡后把这款神药抹在了她全身最严重的脸颊、后背、大腿上,期待着奇迹发生……

结果女儿如愿以偿睡了一个好觉,没有因为瘙痒难忍而哭醒。早上醒来一看手表竟然是7点,回头看看正在熟睡的孩子和妻子,突然间泪水涌上眼窝,我承认那一瞬间我所有的压力不全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久旱逢甘露的喜悦。妻子醒来看到哭泣的我,再看看孩子,她的泪水也没止住,我们就这样相拥而泣着。

这是我们几个月来最欢喜的早上,我们看到女儿身上的湿疹在消退,脸上的效果尤其明显,甚至当天就可以看到她原本的粉嫩肌肤。

我和妻子惊喜之余也担心这药的副作用,赶紧撕开尿不湿看看女儿有没有腹泻,结果空空如也。这犹如神兵天降一般的“神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轨迹,它帮助我们逃离了慌张而担忧的生活,迎接了我们家最美丽的小公主。

激素药物并不是洪水猛兽,关键要看如何使用。

女儿的这一段湿疹经历让我们对激素药物刮目相看,从一开始的抵触到后来的慢慢接受,再到女儿亲身试药呈现得完美效果,我们的心情也像坐过山车一样跟着她忽高忽低。

当我们回顾这段经历,有担心焦虑,但更多的是绝处逢生的希望,我永远记得那天早上的蓝天白云,那是雾霾后的第一次晴天,也像是我们的心情一样,是长久压抑后的初次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