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太阳湖 > 学生作品




初2018级2班 杨子怡


2020-10-10


时间如细流,缓缓而过……

傍晚粉红的晚霞挂在天边,我站在窗户边向外望着,就这样持续了好久,晚霞的余晖渐渐褪去,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闷。妈妈的一句孩子吃饭了,似乎让我清醒了点,我缓缓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来,等待着妈妈。

在我的记忆中,餐桌上的对话总是温馨的、和谐的,但唯独那次这么悲伤……

算了一算,我的姥爷已经已经离我21天了,悲伤总是来得这么突然,让人无法接受,让人痛彻心扉。

那天下午怎么也跟不上队列,似乎是不想跟上,只记得她安慰了我一路,想了想还是告诉了她。我缓缓地走进餐厅,嘈杂的声音早已习惯;身边朋友的欢颜笑语早已忽略;同学们那疑惑又带着安慰的眼神我也早已忘怀,心中留下的,是与姥爷那不可磨灭的记忆。

陈老师告诉我晚上回家,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便回教室了。

晚上基本没怎么吃饭,就回家了。

回到家,妈妈给我熬了碗粥,缓缓的端上餐桌,坐到了我的对面。我们便了开始深沉的对话。

“明天你姥爷出殡,你去吗?”

“我想去,可是又有些害怕。”

“你还是个小孩,算了,别去了。”

“不,不,我要去,我很想去,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了……”

突然,妈妈不说话了,脸通红,眼睛也通红,我真的头一次见红的让人发颤,嘴巴紧紧地抿着,似乎是为了不出声,但这怎么会忍得住呢?妈妈嚎啕大哭,哭的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她从来没有这样过,看得出来,妈妈真的好难受……

“子怡,我再也没有爹了,64417再也打不通了,我再也接不到我爹的电话了,我明天还不能去……”

妈妈因为和姥爷正好差30岁,根据习俗,不能去出殡现场,这让妈妈更加难受。

“没事,没事妈妈,您节哀顺变,您还有我姥娘……”

妈妈继续抱着我哭,我也抱着妈妈哭,人在最悲痛的时候,也许只有泪水,才能让内心的痛苦消逝一点吧。

这次的对话,成为了我永恒的记忆,当然,这也是一个痛苦的记忆。

亲人也许就是--地上的一个个送,天上的一个个接吧!

愿天堂没有痛苦,愿天堂没有病魔,愿天堂的姥爷只有快乐,愿天堂的姥爷尽早见到他的母亲。姥爷,这一次您能睡个好觉了,愿您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