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动态新闻
新闻中心


这就是一轮温暖的太阳​【中国作家进校园系列之二】



李登建


2020-06-05


这就是一轮温暖的太阳

李登建


出宾馆往右拐,再左拐,遇到红灯,前面的车把我丢在了这边。过路口我直走了一段,可是路两边都没有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又拐到一条南北路上去找,还是没看到,我知道自己迷路了。但我坚持不打电话问他们,我记得他们校门上方有一个巨大的“爱”字,认准这个标志肯定能找到,果然在穿了几条街后,来到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的门口。

我下车,不由自主地端详他们这个“大校徽”,两条橄榄枝擎着的椭圆形上纵横着类似地球仪的经线、纬线,经纬线上压着由“世纪”和“英才”的英文首字母抽象成的虬龙和雄鹰的图案,而在这之上,镶嵌着一个撑满那椭圆的“爱”字,——它用的是繁体,比简体多了一个“心”,红颜色,很鲜艳——我伫立凝眸,细细品味。

这时候,太阳升起来,从我所在的位置看去,奇妙的一幕出现了:一轮朝阳正好和“大校徽”重合,大校徽被镀上金边,熠熠生辉——这一巧遇让我激动不已。

昨天我们采访了一天,对学校走过的创业路程,对张文俊董事长倡导的“母爱式教育”,她“母爱是人类最伟大、最无私的爱,教育的本质是属于爱的,没有爱就没有教育”的教育理念和学校施行的种种不同于普通学校的管理模式已经有了较全面的了解,材料足够写一篇文章了,同来的作家朋友都已离去,但我留了下来,我还想再到校园里、教室里转一转,再好好感受一下这个学校的气息。

我不要人陪同、讲解,一个人独自慢慢走。

在楼梯口,我收住步子——这里就是张文俊第一次见跛脚女孩小雪的地方。小雪原先在别的地方上学,她走路的时候,一些调皮的同学就在一旁笑,她钉在那儿狠狠地瞅他们,可是一迈步,那边哄笑声又起。久而久之她变得不敢走路,不会走路,家里不得不给她办转学。当母亲带她来到“世纪英才”,正好在楼梯口遇到张文俊,担心孩子在这里也被歧视,母亲开口就问张文俊:“她走得慢,你们咋对待她?”然后示意孩子走两步,要张文俊看看。张文俊蹲下身,一把把孩子抱在怀里,她怎么能看孩子一瘸一瘸地在她面前走呢,她不忍心孩子向别人暴露自己的缺陷,那是多么残忍!张文俊告诉家长:“我们这里衡量学生好坏的标准不是看他(她)走得快慢。小雪是个好孩子,我喜欢她,同学们也会喜欢她的。”她抚摸着女孩的头,无限怜惜:“我的好孩子,我的好孩子。”我看见,是我看见,那个孩子哭了,她母亲眼睛也模糊了。

张文俊总是蹲下来和学生说话,对胆小、自卑的孩子则揽在怀里(对犯了错的孩子也是这样)。她总是用温和的眼睛看着你,她不让学生仰起头看老师,不让你紧张、害怕。她像母亲疼爱孩子一样疼爱学生。她总是称学生“孩子”“我的孩子”。

教室里正在上课,被提问的女生站着,迟迟不说话——这个叫小雨的女生口吃,平时课堂上自卑,羞怯,老师提问时她手举得很低,熟悉的知识也答不上来——老师便要换一个学生。张文俊恰巧从这里路过,忍不住走进教室,建议老师耐心等一会儿,鼓励小雨大胆地说,慢慢说,期待地望着她。过了好长时间,小雨终于开口回答问题,张文俊带领同学们热烈地鼓掌。

张文俊把帮助学生树立自信心看作她的母爱式教育的重要内容,你要尊重他(她),信任他(她),要使他(她)觉得自己很棒,拥有面对困难的能力,能为拥有非常美好的人生付出更多的努力。而且你要包容不同性格的学生,要像大地母亲那样,万物在她的土地上都可以自由地生长。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个孩子和那个孩子不一样,他们各有长处,各有特质,他(她)不需要跟别人比,他(她)只要成为最好的自己即可。生命只有彰显得不同,没有不好。张文俊果断地在“世纪英才”废除了自1954年以来全面覆盖我国教育界的传统评价模式——“三好学生”评选,而实行“摘星计划”。优秀少年应具备的品质和习惯都是“星星”,如刻苦学习、遵守纪律、团结友爱、助人为乐、爱护环境、勤俭节约、衣着整齐……星星很多很多,布满了孩子们的天空,不像评“三好学生”要按比例。这星星又绝非遥不可及,跳一跳就够得着。你在哪方面有进步,老师发给你一个小贴画,小贴画攒够十个可换一个大贴画,大贴画攒够十个则可获得一个由校长签名的小明星证书,证书攒够十个就成为“未来之星”,那一天国旗会为你升起,全体少先队员向头戴博士帽身穿博士服的你行队礼,你会感到无比的骄傲,而此时你又下定了摘铜星、银星、金星的决心,你不能停止前进,你还要继续努力……

我来到广场上,广场光洁如镜,空无一人。但我却看到,一个孩子、十几个孩子站在国旗下,在童声合唱的国歌声中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上升,迎风舒卷。我又看见在那蔚蓝的天空,无数只雄鹰在翱翔,无数条虬龙在腾飞。

在这个美丽的校园里,在这个尊重生命、充满爱、给学生尊严的地方,有许许多多你从未听说过的新鲜事儿。

之一,二年级学生小莲,又漂亮又聪明,可是却很霸道。抢别人的玩具,踩别人的床,把小同学关在厕所里,说谁谁是“大笨猪”,还动不动推搡同学、打同学。很多同学来告她的状。如何帮助小莲改掉缺点呢?老师分析,这个学生情绪难以自控,但却做事标准高。于是表扬她的优点,同时提出帮助她改正缺点。帮助从每一次克制情绪开始。小莲也愿意配合,主动找到三位老师做证人,与同学们签订了“改脾气进步公约”。每成功一次,老师都及时予以肯定、表扬。当她攒够十张红色贴画,校长亲手把一张小明星证书发给她,上面写到:“我们永远赞赏高的做人标准和学习标准,永远赞赏对新事物的尝试,但改善急躁脾气会使上述优点锦上添花。”小莲一点一点地改,贴画一枚一枚地挣,不到一年,这个有“暴力倾向”的孩子不仅被全班同学所接受,还当上了班干部。

之二,这天,四年级三班召开班会,班会主题竟是“你快乐吗?”原来一个叫小琳的同学父母都是画家,出去写生,办班讲课,没时间陪她玩,而在学校里,同学给她起外号,耍她开心,弄得她很苦恼、很孤独,不想读书了。汶芬老师掌握了情况,就决定召开班会,动员全体同学为小琳同学“找快乐”。同学们一个个急得抓耳挠腮,你出一个点子,我想一个办法,“欺负”过她的同学郑重地表示道歉,感动得小琳一边听一边流泪。

之三,“世纪英才”首届校园售书会如期举办,二十七位“小作家”携带着自己的作品,在教学楼前进行交流式售书,家长的参与使气氛更为热烈。董事长张文俊也来了,她从头到尾在现场,那一本本装帧漂亮的童话集、科幻小说、诗集、日记本让她爱不释手,她也“抢购”了每个孩子的作品,“我要收藏!”她笑着说。

之四,校门口,一个年轻女子朝李杰老师跑过来,激动地问:“你是不是小宁的老师呀?”“是。”李杰回过头,不明白对方要干什么。那女子一下攥住她的手:“小宁是我的女儿,这两天孩子在家闹,说‘我不要你这个妈妈了,我要换妈妈,我想让李杰老师给我当妈妈’……”

清脆悦耳的钢琴乐曲在校园里飘荡,我循声向另一座教学楼走去,那里有班级在上钢琴课。昨天我在那里大开眼界:这个规模并不大的学校却有一百多架钢琴,三个钢琴教室。他们的钢琴课是普及课,设这个课的目的不是帮助音乐特长生考级,弹琴也不分三六九等,而完全是为培养孩子们的音乐兴趣、对音乐的感受及音乐素养。有一段佳话到处流传:二年级学生小萍跟着妈妈逛街,从远处如丝如缕地传来一支曲子,引得她们驻足谛听。“妈妈,你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吗?”“不知道。”“这是贝多芬的《致爱丽斯》!”妈妈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这都是董事长张文俊的主意,在美术、体育等方面,她也这样抓,她从根子上抓,她要求老师不仅要精通所教课程,还得是一个有艺术素养的人。在世纪英才外语学校,所有的老师都必须学钢琴、练形体、读文学、欣赏美术作品。一位素养全面的老师,一位会弹钢琴、能够欣赏艺术作品、气质优雅的老师,他(她)在孩子们的心目中就是崇拜的偶像,孩子们就自觉不自觉地模仿他(她),耳濡目染,孩子们的气质、品味自然会升华上去……

这个张文俊真是个奇人,她满脑子都是奇思妙想,甚至可说她本质上是个诗人,她有丰富的想象力,充沛的激情。像作一首意象奇特、结构瑰丽、辞采丰饶的诗章一样,她精心勾画着学校的模样。语文课要在语文专业教室上,语文专业教室里挂着托尔斯泰、莎士比亚、鲁迅、巴金等众多文学大师的画像,四面书架排列着一套套名著,这里有着图书馆的丰富和静谧,学生们在这里会知道各种文学流派和风格,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有哪些人,文学对世界的影响和贡献,文学是怎样地滋养人,让一个人变得安静和厚重,养成一辈子喜欢读书的习惯,擅长思想和表达。课程配备两位教师,授课齐头并进,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习好选择进哪个教室、听哪位老师的课。数学专业教室也是这样,不同的是它以数学家的名字命名,墙上贴着当今数学研究领域最前沿的课题,师生在课上课下讨论数学如何帮助人类进步和某道几何题有几种解法……学校要建一个手工车间,孩子们可以在这里学习做点心、做厨艺、做肥皂、做女红、做木工,去拆去装,去体验各种生活中感兴趣的东西。还须有一个游乐场所,低年级的学生可以在课余时间到那里玩,儿童的肢体需要通过不断的活动才能更加健康,而不是整天困在教室里枯燥无味地死记硬背。另外学校要养很多狗,很多猫,小熊、梅花鹿。有时候,学生会带着一只狗走进教室;窗外树下,某同学正在和一只刺猬谈心……多多和它们交朋友,从而达到对人以外的其他生命的珍惜与和谐相处……

天空中飞着鸽子,草地上开着鲜花,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

男孩子都很绅士,女孩子都很淑女……

观赏了一个个“赞美角”、“快乐泉”、“同心结”、英语俱乐部,我踏上紫藤花小径,通过绿色长廊,又漫步于太阳湖畔、石榴园。转转,停停,这个美丽温馨的校园让我流连忘返。但总有离开的时候,离开之前,我得到张文俊办公室,再见见她,因为一个上午,无论走到哪个角落,我都感觉到它们背后闪烁着一双明亮、美丽、深邃、含满了爱的大眼睛,董事长张文俊的眼睛,挥之不去。

运动场对面,一片树林里,绿树掩映着一座小楼,这是学校的萨提亚工作坊,张文俊的办公室就在这里。见我来,她停下手,闪烁着那双维吾尔族人特有的美丽的大眼睛,热情地接待我。

我直截了当地问她生活、工作中有没有苦恼、忧虑、痛苦,我一直认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无一不与滞后的现实之间存在矛盾,她远远走在了同行们的前面,肯定免不了先行者普遍的遭遇。

“当然有。”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闪烁着,但就像昨天涉及到创业初期的困难、挫折轻描淡写一样,她话题一转,兴致勃勃地谈起将“世纪英才”办成百年名校的畅想。她胸有成竹,信心满满,我却禁不住又问了一句:“你靠什么实现这宏伟的目标?”

张文俊不假思索,美丽的大眼睛一闪:“靠一批一批、一代一代世纪英才人不懈的努力,奉献出我们全部热情和智慧,特别是付出无穷无尽的爱。爱是把我们学校的一切、一切,包括把我们学校的昨天、今天和明天都照亮的太阳!”

美丽的大眼睛闪烁着,那么美!

(文内孩子均为化名。)


(作者简介:李登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山东省作家协会散文创作委员会副主任,山东省散文学会副会长兼创作委员会主任,滨州市作家协会主席,国家一级作家,山东省作家协会首批签约作家。散文作品300余篇次被《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读者》《青年文摘》《中华活页文选》《新中国散文典藏》《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散文精选》《世界美文观止》等权威书刊转载和收录,《千年乡路》入选2006年中国散文排行榜,《站立的平原》等16篇散文入选部分省市高中语文必修教材、高考语文摹拟试卷和中学生读书竞赛阅读篇目、现代文阅读训练习题;出版有散文集《黑蝴蝶》《黑火焰》《黑阳光》《平原的时间》《礼花为谁开放》,人物传记《乍启典传》《大地为鉴》《最后的乡贤—郭连贻传》等;曾获得首届齐鲁文学奖,第一、二届泰山文艺奖,山东省第六、九、十一届“精品工程”奖,首届“奎虚图书奖”,中国当代散文奖,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重点作品扶持项目等奖项;2016年11月参加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