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动态新闻
新闻中心


【中国作家进校园之五】​溪水之声



周蓬桦


2020-06-17


溪水之声

周蓬桦

  

“到这大地上来一趟,是一首歌,而不是一次祷告。”在一所光洁明亮的校园内,我的耳边不时回响着阿多尼斯的诗句,那位年迈的叙利亚―黎巴嫩诗人,一度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初识其人是在十年前的六月间,阳光渐毒,气焰在半空中弥漫。我当时在鲁院就读,恰逢诗人来华访问,便与一位同学相约,去某处参加诗人的见面会。获得诗人的新著签名本,诗集的名字多么令人不安:《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黑色的封皮像德黑兰妇女的面纱,像清真寺神圣的门廊,像叙利亚或黎巴嫩,更像一朵美丽的乌云。

在人类精神的彼岸,诗歌代表太阳王子和月亮公主,是树木的魂魄和草叶的汁液,是花朵永恒的芬芳。是地中海深处的红珊瑚,是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上空的星光。是上帝在喜悦或悲伤时发出的深沉低语。而此刻,我漫步于校园内的柳堤湖畔,望着清澈的湖水倒影,重温过往的岁月,感慨时光的飞逝。

自从离开文学院后,没有了宁静书香的氤氲,陷入堆积如山的琐碎事务中,浮躁之心渐增,直觉日益迟钝。日子从指缝间溜走,不留痕迹。而在我看来,闹中取静,“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最好方式,就是到某个校园里来住上两日,让灵魂获得哪怕短暂的清洗与拯救。

位于鲁中城市的“世纪英才学校”,邀请几位作家与学校师生进行一次座谈,当然主题是烂熟的文学与人生,是老调子。在一场秋雨洗过大地后徜徉园内,顿觉神清气爽,眼前的水洼还残存着蜕变的蝉皮。书声朗朗,看到满园尽是孩子们的笑脸,忧郁与哀愁的情绪很快消失了,同行们都是十二分的兴奋,瞳仁清澈,仿佛与自己的少年时代再次撞脸,穿越幽暗的隧道,看到从前的自己。

当秋风吹送一片落叶,沾在灰白的发上,才恍然有悟:年少时光再也不会回来。中学校园的广场上,依稀浮现出一个孩子滚动铁环的影子,又被秋雨打散。鸟声啾啁,雨滴在荷叶上滚动。

我伫立在一株黄栌树下,眼睛突然一阵湿润。

落叶在秋天飘飞,栌树是众树中最独特的一株,成为季节的布景。它在春天和夏天悄然生长,垂下绿色的叶片,垂下蓬勃的生命脉络,将血液源源不断地输送给脚下的土壤。而在校园内一株最茂盛的栌树下,我听完了学校创始人张文俊女士的讲述——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乌黑发亮的一头秀发,率真的性格,出类拔萃的口才,迅速感染了周围的人们。她讲述童年的过往,曲折的心路,讲述高原轶事,青海湖水打湿心尖。高原冬天的寒风啊,吹彻一座黄泥小屋,吹向牧羊人的皮鞭和棉被下瑟缩的灵魂。

不知怎的,我的思绪像一只鸽子,不停地飞离现场,又不停地被她的故事拉回——沙漠、草原、火山甚至地球的边缘,都在一幕幕回闪。在一刹那,我的脑海里冒出一个词语:提灯女神。这当然不是我的首创,但又一时找不到出处,我怀疑是在某一篇小说中出现过。秋叶遍地,金风送爽,大雁在朝南迁徙,校园内的果树林,早已果实累累,制造出比稻谷更加诱人的香气。而她倡导的“母爱式教育”模式,也已遍地开花,根植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像草叶上的露珠闪闪发光。

 我听到她嘴里吐出频率密集的一个词语:“萨提亚”。不必去问“度娘”,我知道萨提亚是世界闻名的心理治疗大师,她早已于公元1988年离世,但她创立的心理治疗教育学说却被人类继承下来,成为最有魅力最人性化的教育模版。其美丽的主题词是:人性化,母爱式,尊重,爱护、包容、与孩子们做平等的朋友……而在日渐冷漠的后工业时代,这些词汇显得温暖而宝贵,好似林中水珠,随便漏下一滴,都闪烁童话的光泽。

如今,长眠于地下的萨提亚,那个用毕生的精力拓宽了人类之爱与源泉的萨提亚,已经在另一个中国女性的灵魂深处实现了完美的嫁接。

你甚至无法想象,世界上两颗相似的灵魂,在遭逢的瞬间,迸发出令人的流泪的火花。萨提亚,你的光芒普照大地。而她是一株红叶黄栌,手提灯盏,装点秋天一座座多彩的山峦。她说:“世界很美,因为我在。”声音轻轻的,像细雨打在叶片上,一本完美的书被轻轻合拢。

“小学堂的钟声涉过溪水”,多年前,当我读到这样的诗句,总是放下手中的书本,呆愣半天,思绪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

此刻,绵绵细雨中,钟声响起,众树合唱。


作者介绍:

周蓬桦,山东聊城人。1979年应征入伍,转业后历任地方广播电台记者、编辑。1986年至今在中国石化齐鲁石化分公司文联工作,任中国石化作协副主席,山东省作协委员,齐鲁石化作协主席。1983年开始发表作品。200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野草莓》、《木纽扣》,中短篇小说集《遥远》,散文集《干草垛》、《风吹树响》、《告别坏心情》等。各类作品300余万字。散文和小说被收入多种选本。曾获山东省首届青年文学奖、山东省首届工业题材文学奖、第七届山东省精品工程奖等30余种奖励。进入新世纪以后,周蓬桦在创作长篇小说之余,写了大量风格自由的新派散文和随笔,出版了随笔集《告别坏心情》、散文集《干草垛》等,散文《干葵》、《月光照耀木栅门》、《缓慢的马车》、《雪地上的狗》、《一株倒在地上的树木》、《大风吹跑了我的帽子》等被收入《散文选刊》、《美文典藏》、《布老虎散文》《2003年散文精选》、《我最喜爱的中国散文集100篇》(作家出版社)、《新散文百人百篇》(人民文学出版社)等。系列散文集《干草垛》还进入了2002年中国散文集排行榜提名。